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韩邦毒贩为何借道中邦贩毒

韩国毒品泛滥

  

韩邦毒贩为何借道中邦贩毒

韩邦毒贩为何借道中邦贩毒

  据浙江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副总队长林宝富撰文透露,朝鲜毒品渗透或经我国过境向日韩输出有三条通道:“一是经陆路货物夹带入境或人员随身携带在边境地区交易毒品,经过沈阳、大连等地走私出境到日本、韩国。二是贩毒分子通过鸭绿江的隐蔽地点进行交易,这些地点大都是一些小码头,如吉林省的贸山码头,朝鲜义州的水产码头等。三是继续在公海进行贩毒活动。”(林宝富《当代中国禁毒问题的经济学研究》,嘉兴南湖公安禁毒网,2006年5月19日)据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院副教授张黎介绍,“朝鲜制造的出海后先运至我国山东、江苏、浙江等地港口、澳口及附近海面,再通过换船的方式转运到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和我国台湾地区。”(张黎《我国海上贩毒活动现状及打防对策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5期) 去年1月,美国缉毒局的卧底假扮买家,与一伙国际卖家接上头,最后顺藤摸瓜,通过多国警方协助在9月份逮捕了五名毒贩,这五人涉嫌把朝鲜制造的大批走私到泰国和菲律宾。美国缉毒局局长莱昂哈特说,这起案件显示朝鲜已成为全球毒品交易中的重要来源地。 由于信息还不够透明,不知道这样的新闻只是零星个案,还是说明边境禁毒形式仍严峻,但愿是前者。 据中国法院网2011年报道,2010年8月初一天,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龙井市朝鲜族无业男子金炳汉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公民金勇善电话联系,意从朝鲜购买毒品,双方商定在长白县中朝边境进行交易。金炳汉来到长白县后,接到金勇善电话让其到马鹿沟镇果园村接。金炳汉到马鹿沟镇果园村一户人家,从一名朝方人员手中接到,尚未离开时被长白县公安局民警抓获,从金炳汉身上收缴净重199.4克。 据今年6月19日吉林省公安禁毒工作情况新闻发布会介绍,2013年6月,延吉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摧毁了一条从境外某车经长白县走私毒品入境,长途运输到延吉市,再贩卖到大连、牡丹江、山东等地的贩毒通道,抓获境外毒贩2名,境内下线克。 韩国与朝鲜关系紧张,虽同处一个半岛,郑州首家大旨儿童乐土计划 儿童室内逛乐,却不可能通过边境贩毒。而中国与朝鲜的边境线更长,且贸易来往正常,所以朝鲜毒品进入中国是可能的。另一方面,中国与韩国的贸易也很频繁,这就给毒品由中国进入韩国提供了便利。据青岛海关缉私局机场分局副局长张军今年6月介绍,2012年以来,青岛海关共查获海关走私毒品类案件22起,抓获境内外犯罪嫌疑人23人。“青岛关区地处山东半岛,开放口岸较多,距离朝鲜、韩国、日本较近,是毒品走私的一条重要通道,大多数毒品流向韩国、日本。” 处决韩国毒贩,显示了中国禁毒的决心。但要彻底打掉此贩毒通道,还需要拿出更大的勇气。 尽管朝鲜外交部认为美国查办的这起案件是“西方恶意媒体”散播的“又一带有政治目的、愚蠢的弄虚作假行为”,但朝鲜作为输出地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据人民网消息,2010-2011年期间,韩国人金某从朝鲜贩运到中国,前后14次共走私14.8公斤,其中的12.3公斤贩卖给了韩国人白某。白某则数次将这些毒品贩卖到韩国境内。前天在中国被执行死刑的两名韩籍毒贩,正是金某和白某。 去年12月,朝鲜高官张成泽被查办,他的一项罪名就是“吸食毒品”。很多人由此才知道朝鲜也有毒品问题,而事实上,朝鲜的制毒、吸毒问题早就凸显,尤其是问题。 吉林省和朝鲜有漫长的边境线年,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在做客人民网时透露了东北地区泛滥的严峻形势,“(中国)吸食人员明显增多,东北地区滥用情况突出,东三省登记的滥用合成毒品人员已占全部吸毒人员的72%以上。” 既然毒品都是首先“通过吉林省”,那么自然吉林省首当其冲会受毒害。据中国广播网2009年6月报道,“人们印象中的吉林并非吸毒禁毒大省,然而近年来,吉林禁毒形势严峻,今年1-6月全省缴获毒品总量超过6吨,已升至全国第一。”“吉林省毒品问题呈现的突出特点:一是边境地区团伙走私贩毒加剧。二是大宗走私贩运案件猛增……” 据吉林当地媒体2012年报道,和龙市民李某2011年11月初从和龙市崇善镇中朝边境走私入境,并带至龙井市藏匿,期间,除自己吸食外,还曾多次向其他吸毒人员零包贩卖。 而上个月25日,一名日本籍毒贩在中国大连被执行死刑,尽管案件详情还未公布,但其罪行被怀疑也与贩卖朝鲜有关。早在2010年,日本毒贩赤野光信就在大连被执行死刑,成为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第一个被中国执行死刑的日本人。赤野光信正是参与了贩卖朝鲜。据东北新闻网2006年报道,“一伙日本、韩国和我国境内的朝鲜族犯罪嫌疑人与境外某国毒贩相勾结,欲走私大批量的”。报道中的“日本犯罪嫌疑人”就有赤野光信,而“境外某国毒贩”就是提供毒品货源的上线,叫金贤,在丹东被捕。 今年3月,中国网发表了朝鲜大学生贩毒问题的报道,报道指出朝鲜大学生在周末前往毒品产地咸兴或是平城获取,然后利用列车把转运出去。而且这些朝鲜大学生不仅通过流通毒品赚钱,还直接吸食毒品。 既然朝鲜的可以经中国流向日韩,那么它首先就可以毒害中国。早在2005年,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毒品专案组就透露,“2005年上半年,朝阳区检察院受理的毒品案件中有3起案件涉嫌跨国贩毒(和),这些案件涉毒数量巨大,每宗交易数量都在1000克以上。犯罪分子通过与朝鲜境内的贩毒分子相勾结,将从朝鲜地下加工厂生产的毒品,通过吉林省延吉市偷运至境内然后再运往全国各地贩卖。这种情况已经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06年,朝鲜籍女子郑美兰因从吉林省延吉市将1518克毒品经由青岛运送到北京,被判处无期徒刑。2009年3月到7月,朝鲜籍毒贩方某协同3名东北毒贩先后三次到吉林省长白朝鲜族自治县,从朝鲜购买521.303克,采取人体带毒的方法带回威海贩卖,牟取暴利。 2009年5月12日,在公安部协调指挥下,六省联合破获“2009.3.10”特大跨国走私贩卖案,缴获来自朝鲜的9.794千克,“切断了一条经公海向我国走私毒品的海上贩毒通道”。(周光明《我国合成毒品的滥用与犯罪问题研究》, 中央民族大学论文;新华网《公安部通报2009年侦破的十起重大毒品案件》) 2009年,吉林省公安部门就表示采取了“堵毒源、断通道、肃场所”专项行动,特别是针对吉林1千多公里的边境线,严厉打击边境团伙走私贩毒。这样的严厉打击的确打掉了不少贩毒行为。不过近年来仍有中朝边境贩毒的新闻曝出。 昨天和前天,已经有三名韩国籍毒贩相继在中国被执行死刑。这三名毒贩中,至少有两名是借道中国贩毒,即把中国当成了和毒源地联系的中转站,这其中究竟有何奥秘?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1-04 17:57,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韩邦毒贩为何借道中邦贩毒 韩国毒品泛滥